429321_10150655604781908_688826907_11419260_1786353207_n.jpg

 

忘記是哪位心靈老師說的:

靈魂與靈魂再相遇的悸動,足以讓整個宇宙為之共鳴顫抖。


<星亞的寵物溝通:當時還是街貓的Happy>

 

無法決定收養Happy的我,求助寵物溝通師星亞,

我想知道Happy是否有意願被人類收養?還是想自由自在地當街貓?

約好時間後,每天都以忐忑的心情等待諮商。

期間黑屁每天都上四樓吃飯,

鄰居撞見的人越來越多,

我也很擔心「紙包不住火」會有人對黑屁不友善。

還好沒有什麼大事,

只有鄰居跟我打小報告『有野貓睡了弟弟(乖乖)的嬰兒車』,要我小心跳蚤咬人。

(其實我一開始就有幫黑屁除蚤)

不過我不會對討厭動物的人多說什麼,適度的隱藏是保護動物的權宜之計。

 

<變數>

諮商前一天,鄰居告訴我一個消息,非常讓我擔憂:

我的3樓鄰居要大整修房子。

這意味著黑屁將有1、2個月不能接近這棟樓,並且沒有穩定的食物。

如果黑屁太執著見到我們,靠近這裡反而為她帶來危險。

我變得更煩惱了.......

 

終於,諮商的時刻到了。

我請星亞詢問Happy的問題順序為:

1.是否有意願被我們收養?

2.她是否認識我?

3.收養(或放養)要注意的事項,和即將的改變。

 

收養的意願放在第一順位,我不想因為第2題的回答,改變是否收養的決定。

這是第3次請星亞幫忙貓小孩,我們寒暄一下,就開始諮商~~

 

<Happy的諮商過程>

剛開始,星亞對Happy說話的速度很慢,

我猜測Happy原本是街貓,跟人類接觸的機會不多,對人話的理解力也有限吧。

問黑屁認不認識我?喜歡我嗎?

星亞說,從黑屁的眼睛看出去,

我不是人、而是有貓耳朵、貓鬍鬚的人形貓,

對他來說是一隻大貓咪.......(真是哭笑不得耶)

所以黑屁不怕我。(看來我被黑貓插旗子的事是真的,喵)

 

黑屁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她也好驚訝~

不只是第一次有人對她說話,

而且我說的話她聽得懂。

星亞說黑屁不是每個人類說的話都可以聽懂,但是她聽得懂我說的。

 

【Happy是否願意被收養】

星亞和黑屁確認3次,

剛開始黑屁可能不太懂收養的意思,

星亞用最淺顯的句子,告訴黑屁她可以有個家,

一個很溫暖、很安全,食物不虞匱乏,還有家人愛她的地方~

後來就發出很強的意願。

我們就確定要收養她了。

 

【Happy是否認識我】

星亞一問黑屁,立刻就得到回應:「認識!」

星亞說黑屁的靈魂記得我,有很強烈的感應。

問黑屁怎麼認識我?

接下來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預期:

 

星亞說,

黑屁給她的畫面,是「最近的事」,沒有隔很久,她是我這輩子的貓。

我心顫抖了一下...

「是一隻小貓咪。」

我狐疑地問:『是黑桃嗎?』

(黑桃是2008年跟蛋塔一起來的黑貓,可惜一個月後就因為先天疾病離開了)

星亞說:不是,沒有那麼近,是我小時候的貓。

 

我頭開始暈了~~

星亞問,你以前養過貓嗎?

我說不算養貓,我有過兩隻有緣的貓,

一隻國中時沒辦法養、送給同班同學,後來同學說跑掉了,

當時的我無法照顧她、又所託非人,很難過讓她受苦;

另一隻是撿到未開眼的小貓,不懂得怎麼餵她喝奶,嗆奶就在我懷裡走了。

星亞說,黑屁說她以前也是黑貓,但是沒有那麼黑......

 

我心裡有底了:是國中時的那一隻。......國中那隻是白腳的黑貓。

黑屁還沒有傳達完,

「我有回來找你,找了好幾次。

你搬了兩次家,所以我找不到你...遇不到...」

 

我的眼淚已經不聽使喚拼命流下來~~

星亞問我是否搬家,

我說是的,第一次結婚搬離娘家,第二次從婆家搬出獨立居住。

星亞問,當時是否有幫貓咪取名字?

我回答,『有的,一個蠻好笑的名字:范仲淹。』

星亞也笑了「為什麼會取這麼有趣的名字?」

『因為我照顧她不到48小時,上課時她就睡在我的腿上,都不會亂叫。

正好國文老師在教范仲淹的文章,

唸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時候,她才會喵一聲。

我測試了3次,3次聽完都叫,所以叫那隻貓"范仲淹"。』

星亞說跟黑屁確認一下,非常強烈的感應!

是的。黑屁是范仲淹再回來。

 

星亞看見黑屁傳達的畫面:

她已經回來找我好幾次,

沒有找到我,身體很瘦弱,沒有人照顧她,很小就離開了。

這樣來來去去幾回......

雖然上一次相處很短暫,

但是她感受到我給她的溫暖,

她很感念,一直回來找我。

 

我聽到心都揪在一起,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范仲淹"對我也是非常特別的貓,

她的出現也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我美好童年的正式結束。

 

過去26年雖不是常常想起,但每當我想起她,總是泣不成聲~

如果能夠,我多希望能夠保護她。

但......當時的我無能為力,我深深感到遺憾。

這個靈魂惦記一個陌生孩子的短暫照顧,不放棄要回來找尋,受了這麼多苦...

我並不希望她因為想我受苦啊!

 

不是黑橋,而是范仲淹,我完全沒有想到情況是這樣的。

但是我非常非常開心!

 

我不停流著淚進行後續的諮商,拜託星亞告訴黑屁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PM2:45,諮商結束;

PM4:30,黑屁出現在4樓門口,不需要誘捕,她自己走進新家的大門,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晚上帶去米亞請陳醫生檢查,

除了口腔有點發炎,血液檢測、器官指數一切良好。

我好開心唷。

 

當晚在貓守城堡的房間裡,

黑屁在我的腿上撒嬌,

是啊,

好久好久以前同樣的位置,

你是小貓,

我是小孩,

現在你大了點,

我也當媽媽了,

我們等好久才見面。

 

這是奇蹟。

謝謝所有參與奇蹟的人、生靈、與上天。

上天對每一個存在的愛都是應許。

感謝祢在我這一生用如此美麗的方式示現。

(中)

Happy的前世,我的今生往事

 

 

 

 

 

 

 

    全站熱搜

    甜蜜喵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