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油精(圖右上),1983~2013.03.22

左下是保濟丸,1982~2004

再一次謝謝好友Perry在我結婚的當天,幫親愛的龜龜拍照

長壽的她們,這是唯一的照片

31年真的好久好久

對一隻巴西烏龜而言

將近就是人類的100歲

我是在小學四年級快升上五年級時

養了第二隻烏龜"綠油精"

(第一隻保濟丸的故事在這裡http://blog.yam.com/lightclass/article/1558196)

很不幸地

升上小五後課業變得很繁重

不像保濟丸,我還陪她玩了一年

綠油精一進家門

我的生活就寂靜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我陪她玩得太少

也很少有人親手餵東西給她吃

綠油精看見人總是縮回殼裡

要不躲得遠遠的

如果你相信烏龜也有個性

保濟丸就是一派樂天

綠油精文靜怕人

雖然我努力改善人龜關係

總是無功而返

 

高中住校

第一份工作又飛來飛去總不在家

嫁人後回家也來去匆匆

前三年爸媽搬離老屋

真正「看家」的就只有綠油精了

而我的家陽台的日照不是缺乏就是酷曬

也只好把綠油精留在老家

 

如果寵物沒跟著主人

其實沒有辦法要求其他人照顧好

我爸媽連自己都照顧得很辛苦

我又怎麼敢嘮叨沒有換水、沒有餵鮮食

我只能乾著急

 

去年冬天

爸爸媽媽終於願意搬到我們社區一起居住

搬家的那天

我也親手抱著綠油精來到新家

那時她狀況很差

體重過輕

缺乏鈣質龜殼下塌

所以遲遲不敢拍照介紹她給blog的朋友瞧瞧

 

還好去年冬季不太冷

有陽光時讓綠油精曬太陽

還吃了許多營養的食物

慢慢的龜殼又隆起

眼睛也有神了

並且常跟她說話

她也不那麼怕人

我說話她也會看著我

餵食跟她說

她會不徐不緩地享受她久違的大餐

 

這個禮拜氣溫非常溫暖

也逢驚蟄

該是冬眠的爬蟲類恢復作息的時候

但是綠油精很反常

原本已經可以進食

反而都不吃了

每天睡很久

 

兩天前更是奇怪

陷入沈睡的綠油精

只要我和母親經過

她就抬頭張嘴鳴氣

這是烏龜的叫聲

通常發生在帶去獸醫和地震前夕

我們還在猜是否要地牛翻身

但是什麼都不肯吃讓人很擔心

(現在我知道了

她揪揪叫

是跟我們說再見)

 

今天買到上好的白蝦

還承諾要讓乖乖親手餵綠油精吃鮮蝦

沒想到怎麼喚她都不動

我一摸已經僵直

 

我說油精妹妹

你好歹吃完鮮蝦在上路啊

 

時光停留在入睡的一刻

綠油精模樣比從前更美

應該說是美極了

很少揚起頭來的她

揚著頭

如同平日曬著舒服太陽般的姿勢,睡著了

如果烏龜會微笑

綠油精一定是微笑著到了天堂

 

我心情很複雜

但我為她高興,從漫長的囚禁中解脫

對不起

請原諒還是小孩的我,不懂得生命的沈重與漫長。

讓你受苦了。

 

相伴三十一年

可惜沒有庭院可以讓綠油精安息

於是送到動物醫院集體火化

骨灰將回到大地的懷抱

 

送綠油精最後一程之前

我回家調了一罐橄欖油

沒藥、乳香、喜馬拉雅雪松、與絲柏

倒進橙花精油的空罐

為綠油精抹上

憶起我們都小的一年

有一次他們的龜殼十分乾裂

我去藥房買了一罐小小的橄欖油

氣味十分強烈

幫他們仔細的擦上

龜殼的紋路瞬間平滑閃亮

今朝以香氣送別老友

希望乘著香氣

伴妳走向全新的開始

 

送去動物醫院時

櫃臺呼喚其他工作人員「來接一隻烏龜下去」

那位工作人員一定是聽不懂

櫃臺重複了好幾次「來接一隻烏龜」

工作人員來時

還很不相信地望著綠油精

被包裹在雲霧的塑膠袋裡

背上被我貼了一朵粉紅玫瑰

 

彩虹橋上我的綠油精會昂首闊步

因為她將是這班天堂列車眾貓狗中唯一的水族

帶著我們滿滿的祝福與香氣

前往眾神的國度

 

 

 

今天不知怎麼

原本對橙花橙葉過敏的我

覺得橙花好香

好好聞

 

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虎斑康樂隊

甜蜜喵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