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01.JPG

(圖:除夕夜,來吃年夜飯的Happy。讓我清楚拍下她的可愛模樣。) 

 

生命唯一的意義,在於圓滿生命自身。

每一個微小真誠的祈求,上天從不輕忽。

 

【Happy,今生】

 

<不期而遇的開場>

12月的某天夜晚,家裡的新鮮食物都用完。

我請喵拔照顧乖乖,

自己一個人,在平常不會外出的時間去超市買菜。

大包小包提回家,還正想要不要按門鈴請喵拔幫忙搬上樓,

打開一樓大門,

我的「黑貓雷達」感測到公共區域的機車後面,

藏著一隻黑貓......

我很自然地出聲問:「你怎麼在這裡啊?」

黑貓知道自己被發現了,急忙要跑出門,

黑貓跑出了一樓大門後,

回頭看了我,

我也回頭看了他,

再對他說:「我不會傷害你,你可以不用跑。」

結果,

他又跑回來,

竟然就對我撒嬌起來.......

 

我摸摸她的頭,

她好滿足的呼嚕,

我還有點懊惱沒帶點貓餅乾在身上請她吃頓飯,

通常街貓沒有吃的,一下子就會離開。

這隻黑貓沒有離去,

她一直望著我,

看見她的眼睛,

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立刻心跳加快......

是黑橋回來了嗎?

 

我就坐在樓梯口,

第一次見面的黑貓幾乎要鑽進我懷裡,

我看著她好特別的眼睛,

注意到她是已經被TNR過的女生。

我打了電話上樓給喵拔:『好像是橋回家了,快帶提籠下樓!』

喵拔立刻帶了一個罐頭和提籠下樓支援。

黑貓看見喵拔的身影立刻倒退,

我想是喵拔高大壓迫感大,就要他退後,我想獨立誘捕。

本來已經抱進籠子,被掙脫了。

 

此時鄰居紛紛回家,

而且大家當天都很好事:「你養寵物啊?」「養狗嗎?」「養多久?」

我心急如焚,心裡不斷喊著"拜託你們快走好吧""不要妨礙我們和女兒團圓"

黑貓終究被嚇到了,

趁鄰居糾纏之際不知所蹤。

當晚我像神經病,

拿著提籠在巷子裡不斷地喊"橋橋",也給小兔電話,預備撈到就要去城堡先住。

那晚我很難過,

我跟喵拔說,要是橋橋回不了家該怎麼辦?

喵拔安慰我,是我們的女兒一定會來相會的。

 

<只有我找得到你>

街貓有一個特性,就是守時守地。

如果你餵養了街貓,就要固定時間地點與他們碰面。

約定時間前後半小時,是最容易找到彼此。其他時間則否。

 

第二天我還是很掛念黑貓,但是我要照顧乖乖。

喵拔晚上出門時,我就請他留意黑貓,他都沒看見。

 

第三天乖乖入睡的早,家事也都忙完,

大約11:30,我想去7-11溜達。

一下樓,

黑貓像是迎接我似的,站在樓梯最後一階等我。

我好驚喜!

摸摸她的頭,我上樓拿罐頭,請她吃了一頓。

一邊看著黑貓吃飯,一邊觀察著她。

仔細感覺,她跟黑橋不太一樣,但是我還是很熟悉、非常熟悉的!

當晚我決定不誘捕了,有緣就先相處一下。

 

回家後我把黑橋的照片瀏覽一遍,

橋的眼睛和黑貓眼睛裡的"波"的確不同。

我也很感傷,橋才走3年,我竟然忘記她的眼睛、她細部的長相。

既然不是橋,也沒有必要強迫她當家貓吧。

 

但是我喜歡她,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她就會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我的結論是:我跟一隻貓談戀愛了!

金害......

 

我不記得是第4天還是第5天,乖乖作息很不正常,我忙完已經是半夜1:30。

我覺得黑貓等我的機率很低,因為我遲到太久,不過還是到樓下看看,

她在。

而且她並沒有急著要吃食物,

好像我摸摸她、安撫她這件事,比食物更急迫...

後來的每次見面,也都是先摸摸她後,她才要吃,她很特別。

 

前半個月,喵拔都看不見她。

我差點以為自己看見幻想中的黑貓~

有天半夜,我下去探望,

第一眼沒看到,以為黑貓沒來,

才回頭,她就出聲叫我!

我問她:「你躲在哪裡啊?」

她竟然懂人話似的讓我看樓梯後有一個小洞,應該是當年裝修留的縫隙,

只能容下一隻貓或老鼠吧。

我也很感動她對我的信任,

願意告訴我賴以生存的藏身之處。

 

<如果我們有緣......>

後來喵拔終於看見她,也餵了幾次。

為了保護她不被鄰居討厭,我們從不留食物在地上、或給鄰居看見,這是很困難的~

尤其是週末,不分晝夜都有人進出。

有天我跟黑貓說:「在一樓吃飯你很危險,我住在這一棟的4樓,你上來找我好嗎?我家很安全。」

3天後,我家四樓的門口出現一泡小小的尿,沒什麼味道,如果不注意就會忽略它。

我想,不會吧?這隻黑貓這麼聰明?還勇敢,上四樓了?!

我試探性留了一碟餅乾,2天後,開始有食用的痕跡。

就這樣,我沒看見貓,但天天餅乾掃光光。

我跟喵拔說:「我到底是餵到貓?還是餵到老鼠?」

 

再一天,喵拔開門後,笑瞇瞇的對我說:「她上來吃飯,被我嚇到搖著黑屁股連跑帶滾下樓去!」

光想到畫面就快笑翻我~

我就開始「小黑屁!小黑屁!」的稱呼黑貓。

我心深處有個感動說:

「黑屁是個好名字,Happy~Happy~願她這一生幸福快樂。」

 

〈團圓飯〉

我親眼在四樓逮到黑屁吃飯,是特別的時刻。

除夕當天,我們在婆婆家吃完年夜飯回家,還癱在沙發上休息時,

我想大過年,外面那隻『隱形貓』也要吃飽才行,推了門要去加餅乾,

黑屁就在我眼前。

我摸著她的頭,她很安心的吃著飯,

我在臉書上寫下:「是家人才一起吃團圓飯。」

我的心情很猶豫,

我很喜歡黑屁,她應該也喜歡我們,

但是收養她,她就沒有自由,

自由對貓而言多麼可貴,

我有權利囚禁她嗎?

我是愛她,還是我是自私地擁有她呢?

我一直沒有結論。

而黑屁每天都上四樓3、4次,有時還幫我們守門,鄰居都撞見了。

我開始對她的安全擔心,

我有點後悔建立了這個關係,

到底是愛她、還是害她?

 

10度的寒流陸續來,

她超過12小時沒來吃飯我都好緊張,

會不會凍著?還是有其他狀況?

 

我問喵拔:「如果收養了黑屁,然後黑橋回來我們沒位置留給橋,怎麼辦?」

喵拔說:「這就是人生,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後面的事,只能把眼前做好。」

那,只剩下黑屁自己的意願了~

我決定請之前幫助過瓜瓜&蛋塔的星亞,幫我詢問Happy。

我決定黑屁說什麼,我就接受。

不論是收養、還是自由,我都接受。(如果他選自由,我想我會哭吧,但這是Happy的生命啊)

所以我幫Happy預約,

沒想到諮商的結果,

讓一個塵封26年的往事浮現。

下一篇詳述

 

Happy的前世,與我的今生往事 。

 

 

創作者介紹

虎斑康樂隊

甜蜜喵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